为了终结童年阴影,我找了台爆米花机崩自己

爆米花机曾经是我的童年阴影。

我在农村长大,那时候经常有人扛着老实的爆米花机走街串巷卖爆米花,每次爆米花快要出锅的时候,爆米花师傅都会让大家捂好耳朵、躲远一点,爆米花机一打开的那一瞬间,嘭的一声,特别吓人。

我小时候对爆米花师傅是又害怕又期待,害怕那一声巨响,但是又总是馋那一口,又香又甜。从小一直困扰我的一个问题是:爆米花机打开的那一瞬间,威力到底有多大?

现在的大街上,早已经无处寻觅这种老式爆米花机的身影,我的孩子更是从来没有吃过老式爆米花。为了终结这个童年阴影,也为了唤醒我们这代人的记忆,我找来了一台爆米花机,用高速摄像机记录下了爆米花喷涌而出的全过程。

在北京找一台爆米花机可不容易,最后是在一位微博网友的帮助下,我联系上了一位昌平的爆米花师傅。师傅手上的这台机器年纪比他自己都大,足有七八十年历史。

师傅带着那台机器参加过不少拍摄,综艺啦、剧组啦,都找他当道具。没有拍摄的时候他在街头卖爆米花,有拍摄的时候他就带着机器去剧组。我一跟他说,他就说我知道,你说什么要求,我配合你。拍摄那天是找了一个无人的河滩,师傅还专门换上了衬衫和西裤,那是他参加拍摄的专门工作服,800 元/天的报价,值!

一台老式爆米花机由爆米花机主体、炉子、鼓风机三部分组成。炉子一般是用煤或者炭生火,把玉米放入爆米花机主体后盖上盖子,之后拉动鼓风机,一直鼓风将炉内火烧旺,在这个过程中,师傅还需要一直转动爆米花机。

大概十分钟左右,爆米花正式出炉,师傅用一只脚踩住爆米花机体,一手用撬棒撬动爆米花机开口机关,紧接着就是那熟悉的“嘭”一声巨响,香喷喷的爆米花瞬间向着镜头喷涌而出。我从小一直有个迷思,爆米花到底是在炉子里炸开了,还是在炉子打开的一瞬间发生了变化。

在慢镜头下回看,爆米花机打开的一瞬间,先是一股白热气体从炉口喷出,紧接着爆米花在那一瞬间从米变成了爆米花,喷了出来。如果是平时用来售卖,师傅会在炉口套一个袋子,接收爆米花的冲击力,也收集这十分钟加热的成果。

但是那一瞬间的冲击力到底有多大?我决定亲身体验一次,请师傅再爆一锅。

这一次,出锅的爆米花对准了我。

我站在离爆米花机约三米远处,一声巨响之后,大部分爆米花喷向高处后落下,一小部分崩在了我身上,我裸露在外的两条胳膊被刚出锅的爆米花打红了,那一刻的感觉,比起疼痛,更多的是烫。

高速摄像机记录下了这一切。

类似的实验我做了不少,我还拍过在办公室还原“火云掌”,就是把打火机里的气体注入肥皂水,把这种肥皂水搓出的泡沫在手上用打火机点燃,就能在一瞬间呈现“火在手上燃烧”的特效;用手用力拍一瓶啤酒的底部,那一瞬间啤酒瓶里产生的真空气泡,在慢动作回放之下会呈现非常美丽的画面,如同一幅动态的山水画……

这些都是我在创业的一年间,用升格摄影记录下的视觉效果,生活中许多看似平淡无奇的东西,应用到慢镜头下都有不一样的体验。它们超出了人类肉眼的识别范围,这也正是升格摄影的神奇之处。

现在那个创业项目停了,我整天蹲在山里拍野生动物,有时候和汽车品牌合作,也是想通过高速摄影的方式,来展现它们不为人知的一些细节。

反正升格摄影这个世界吧,一头扎进去了就很难出来,虽然穷困潦倒,却也乐在其中。

来源于:194204568

本文由来源于网络,其版权均为其作者所有,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三哥家装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文章来源。

1

发表评论